侵权投诉
订阅
纠错
加入自媒体

冲刺科创板,金达莱还要闯过哪几关?

2019-08-08 10:38
生态资本论
关注

江西金达莱环保股份有限公司(下称“金达莱”)冲击科创板,并不顺畅。在科创板首批上市的环保企业名单中,没有看到金达莱的身影。在这短短的五个月时间中,金达莱经历了什么?

核心技术遭问询

近日,金达莱收到上交所问询函,也许从问询函中,我们可以了解到金达莱在冲刺科创板的过程中遇到了哪些绕不过去的坎儿。

在这份问询函中,金达莱的核心技术是上交所的关注重点。

这已经不是上交所第一次对金达莱下发问询函了,就在一个多月之前,上交所发布了一份长达338页的材料,详细列举了上交所对金达莱提出的43个问题以及金达莱及其保荐机构的回复。

在上次的问询函中,上交所就对金达莱的核心技术FMBR(兼氧膜生物反应器技术)表示出了浓厚的兴趣,而在这次的问询函中,针对该技术的问题则更为具体。

在招股说明书中,金达莱披露了两项核心技术——FMBR技术及JDL(重金属废水处理技术技术),其中FMBR技术是目前金达莱的核心技术以及主要创收来源。

污水处理行业,两种技术几乎涵盖大多数污水处理场合,且技术指标具备优势。对于金达莱来说,技术的先进性也是导致公司高盈利水平的重要因素。

金达莱的核心技术取得了国内外93项授权专利(其中发明专利59项),获得了美国“R&D100”特殊贡献奖、国际水协应用研究领域的项目创新奖、中国膜工业协会科学技术一等奖、江西省科学技术进步奖一等奖等国内外多项奖励,被列入国家科技部、环保部、住建部、水利部发布的《节水治污水生态修复先进适用技术指导目录》。

鉴于在招股说明书中,金达莱并没有对该技术的历史沿革、产业化时间、市场占有率以及竞争对手等具体内容作出详尽解释,5月底上交所曾发关注函要求金达莱就核心技术的起源及研发过程、自应用的主要产品及产业化时间、是否存在技术壁垒、是否属于通用技术、是否存在快速迭代风险等问题做出解答。

金达莱当时回复问询时表示,目前污水处理领域的主流技术主要有活性污泥法及其衍生技术和MBR技术,MBR技术是这一种由活性污泥法及膜分离技术相结合的新型污水处理技术;金达莱实控人廖志民一直从事污水处理相关的应用于研究,带领员工先后承担了江西省科技厅科技支撑计划“智能型MBR中水回用设备成套化于标准化研究”等项目,后自主研发了FMBR技术。

这次问询,上交所直接要求金达莱说明“FMER技术是否为传统主流技术(活性污泥法及其衍生技术和MBR技术)不同的新技术,还是主流技术的衍生技术”、“进一步分析核心技术是否存在技术壁垒”,以及“自2010年经江西省科学技术厅鉴定后的发展情况,是否仍为国际领先水平”等。

对于第一个问题,金达莱回应称,他们的FMBR技术是在活性污泥法基础上的技术创新,相比于当前活性污泥法主流工艺各环节均由不同好氧气程度的微生物细菌组成,FMBR技术的核心在于创造适于自然界普遍存在且可同步降解碳、氮、磷和有机剩余污泥菌群共生繁殖的控制环境,进而实现在单一控制单元内同步降解碳、氮、磷及有机剩余污泥的工艺。

FMBR技术适用于有机污水处理,主要针对生活污水、养殖、印染、食品加工以及其他工业有机污水的治理,与传统活性污泥法工艺、常规MBR工艺相比,FMBR技术有自己的优势。

由此看来,金达莱的核心技术具备一定的创新性,比其他的一些工程类公司底子要厚很多。

除此之外,FMBR设备具有出水水质高、环境友好、易于选址、智能化程度高的特点,契合分散式生活污水治理所需达到的要求,便于广泛推广。

FMBR还解决了传统污水处理工艺中剩余污泥排放量大和控制环节多、管理复杂等问题。

对于第二个问题,金达莱则没有明确回答。

关于技术壁垒的问题,金达莱在回复函中称,2010年后,公司承担了国家水体污染控制与治理科技重大专项“流域面源污染处理设备研发及产业化基地建设”课题,2015年11月以此项目向中国科学技术信息研究所申请了科技查新,并未有与查新点相同的国内外文献报道。

至于2015年11月至今,近4年的时间里有无更领先技术的出现,金达莱是否进行了这一时间段的技术查新,回复中并未详细说明。

针对“是否存在快速迭代风险”的问题,金达莱表示,水污染治理行业技术的应用和推广是一个相对漫长的过程,FMBR技术发展时间较短,应用规模也远小于传统污水处理技术和MBR技术,且具有迭代性的新技术出现也需要长期的理论研究、应用研究和推广使用。

被疑财务数据造假

金达莱上市之路困难重重,除了被上交所质疑核心技术外,财务数据造假的质疑对金达莱来说更为棘手。

根据金达莱招股书,2012年至2018年期间,金达莱的营收从1.45亿元增长到了71.4亿元,复合增长率高达30.47%。

与波动幅度较大的营业收入相比,2015年以来,金达莱的毛利率稳定保持在60%以上,远高于同行业可比上市公司,2016年至2018年其毛利率分别为65.49%、64.36%和65.79%。

此前上交所也曾对此数据提出质疑,金达莱解释称这是由于其核心产品技术水平含量较高,竞争力较强,市场需求度高,具备较强议价能力,而且成套设备的销售具有高附加值,所以毛利率相对较高。

业内人士认为,金达莱的膜技术相比碧水源并不更具领先优势,即便不考虑PPP、BOT这些“扯后腿”的业务,金达莱的毛利率显着高于碧水源产品直接销售业务的毛利率。

根据金达莱已披露的2015~2018年年报来看,公司营业收入在2016年出现大幅下降60.73%之后,次年的营收随即暴增了141.91%,2018年进一步增长了47.56%。分析金达莱近几年的年报数据,其大幅波动的营业收入因缺乏财务报表相关数据的支持,使得真实性令人生疑。

金达莱2015年度营业利润及净利润增幅较大,主要是因为营业收入同比增长63.49%,同时营业成本仅上升44.00%。

金达莱的业绩在2016年出现大幅度下滑,主要指标均出现下降。报告期内实现营业收入2亿元,较2015年同期下降60.73%;实现营业利润0.39亿元,较2015年同期下降83.19%;实现利润总额0.51亿元,较2015年同期下降79.17%;实现净利润0.43亿元,较2015年同期下降79.41%。

金达莱2015年和2016年的财务数据就有问题,在这两年各有数千万元的含税营业收入与财务报表相关数据不匹配。虽然,各年年报中均披露了“已经背书或已贴现但尚未到期的票据情况”,但所披露的金额仍无法对上述分析发现的异常金额做出合理解释。

同样,我们进一步分析2017年的营收情况,可以发现这一年的营收与相关财务报表数据也是不匹配的。根据17%税率计算,2017年的含税营业收入为56634.55万元,相比同期“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45876.37万元多出了10758.18万元。理论上,这部分未收现的含税营业收入是需要形成相同规模的经营性债权的。

再以2018年的营业收入进行分析,公司当年实现营收为71427.74万元,考虑到这年5月增值税税率下调,按月均收入分开计算前四个月的17%销项税额和后八个月16%销项税额,则这年的含税营业收入有83094.27万元。

一般情况下,这个规模的含税营业收入必然在财务报表之中体现为相同规模的现金流量流入,要不然就是相同规模的应收款项增长,抑或是两者综合起来恰好能够与含税营业收入规模相符,可事实上金达莱这年的现金流和债权变化却未能体现出匹配性。

还有一点,招股书中金达莱2016年度的第三大客户是“会昌金岚水务有限公司”,涉及销售金额将近3千万元,占同年营业收入总额的比重超过了10%。

但是事实上,会昌金岚既是公司的子公司,也是公司的客户,那么子公司实际对外实现的收入才应该是金达莱合并报表层面的收入。

作为金达莱控股80%的子公司,会昌金岚应当被纳入到合并范围内,为什么会出现在主要客户名单中?这是否违背了会计准则,并导致金达莱虚增了2016年度收入?这非常值得怀疑。

如果依据上述分析,就意味着金达莱在招股书中披露的,2016年度对控股子公司“会昌金岚水务有限公司”的近3千万元销售,是不存在,至少是不应当存在与合并销售收入数据当中的。由此来看,金达莱是不是虚增了近3千万元收入?

核心技术被质疑加上虚增收入,再加上研发投入占比不达标,这也许是造成金达莱没有从首批科创板名单中脱颖而出的主要原因。

如果金达莱准备继续冲击科创板,恐怕还有很长的路要走。

(本文在生态资本论和中国生态资本网同步更新,网站转载请注明来源:中国生态资本网;微信公号转载请注明来源:生态资本论。)

BY/

本期策划:冶华

选题执行:伊楠

编辑: ?冶华 ?

排版:伊楠

声明: 本文由入驻维科号的作者撰写,观点仅代表作者本人,不代表OFweek立场。如有侵权或其他问题,请联系举报。

发表评论

0条评论,0人参与

请输入评论内容...

请输入评论/评论长度6~500个字

您提交的评论过于频繁,请输入验证码继续

暂无评论

暂无评论

文章纠错
x
*文字标题:
*纠错内容:
联系邮箱:
*验 证 码:

粤公网安备 44030502002758号